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黍离离

并不是三千弱水的每一瓢都能得一郎艳独绝凤凰于飞。我们只是茂盛地生长着自己的美丽。

 
 
 

日志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2017-06-07 09:08:22|  分类: 陌上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年前,201010月,到Jessie家做客,因为我的执念,特地搭了她亲戚的顺风车,从慈溪到天一阁。最初是从余秋雨先生的《风雨天一阁》里窥得一角。又因着自己本身对书籍文字的深爱,对与书有关的重要地标是不得不来拜见的。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那时候的天一阁,没有封锁得这么严密,藏书楼的二楼也是开放的,还曾经在龙纹柜门的藏书架前照过一张相。已经不记得具体的细节,但是记得身在其中,是安静地,美好的,心无杂念。买了全套的明信片,选了一张寄给自己,余下的,还藏在衣柜底下的小箱子里。

七年后,当我再次走进这里,发现看到的,只剩下那些亭台楼阁的躯壳。藏书楼的整个二楼都已经不对游客开放了,只有那些曾经留存的照片,像是一个人的遗照一般,挂在厅堂里,被人缅怀,留个念想。很幸运,遇到了天一阁的志愿者讲解员徐爱莉老师,在她的带领下听着曾经只在书上看到的故事,看着似曾相识却又形同陌路的天一阁,慢慢走去,重新发现了那些并不被游人注意,却有着古老痕迹的安排。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它只是一个藏书楼,但也是极端悲怆的文化苦旅。文字的起源多么美,纸张的墨香多迷人,然而智慧易碎。那一幅对联写着“书不出阁藏天下,代不分书泽万年”,却被窃贼,被商贩,被炮火狠狠地嘲笑了。这些藏书,竟像命途多舛的人,只剩了残肢断臂。我们重新拼接起来的,只是一个入殓师最后的工作罢了。徐老师介绍,说我们可以在电子博物馆看到扫描件,但是剩余的珍贵原本,都作为文物保护,不再展出了。

在我两次到访相隔的短短七年之间,它更加脆弱,敏感,不以真面目示人。撑起那间亭子的八根柱子,从前是没有的;封锁的保护区域,从前是开放的;收藏的古代刻本,从前是陈列展出的……遗留下来的一切,正如逐渐风化侵蚀的壁画,黯淡了颜色。下一个七年,不知道它会变成何种模样,是否只能在楼下瞻仰,不得其门而入?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电子书肆虐的时代,已经让人害怕,越来越多翻拍的影视作品,让我们失去了安静捧着黑白装帧阅读的耐心,横卧在整个历史长河中的文字,最终会否被冰冷的屏幕反射的光所取代,不担心过敏和粉尘,也闻不到墨香,抚不到纸张。

李健在《歌手》唱《父亲写的散文诗》之前,送给李锐一本书《活着》。我们的声音、画面都从文字中生发出来,丰满了文字,但是如果没有了文字,那些喧嚣的一切还剩下什么意义呢?当我们习惯了9键或者26键的输入法,再次拿起笔的时候,写出的是些什么?在宁波一所学校考察,看到走廊上悬挂着八九岁儿童的书法作品,不知道有多少语文老师能写得更好一些,但愿这些孩子永远都不要放弃笔墨纸砚。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告别天一,天一生水,却惟愿它少经历一些坎坷风雨,也愿这世间书卷长存,笔墨不封。
【原创】【瞳】七年,再见天一 - 暗夜瞳 - 彼黍离离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