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黍离离

并不是三千弱水的每一瓢都能得一郎艳独绝凤凰于飞。我们只是茂盛地生长着自己的美丽。

 
 
 

日志

 
 

瞳の乱写以一【原】  

2010-06-15 10:02:06|  分类: 孩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力感从右心房的门口一点点地泄露出来,只是并不像漏出来的灯光,关得回去。于是它随着静脉游走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新陈代谢,停不下来。

        黑暗中的蜷曲颤抖。深夜。别人沉重的安稳的呼吸,于是我不被察觉。夜色是多么好的伪装!古时候,有一种传说中的服装,叫做夜行衣。神奇的是,平时朝夕相处的人,一到晚上,穿上夜行衣,便死活都不认得对方。我们的判断力是很不堪一击的东西,所以那些曾经的爱人在多年以后在街头偶遇邂逅的场景,我一直不大相信。即使觉得是对方,大多数的我们也会因为渺小的胆量,害怕认错,害怕已经不被对方记得而最终擦身而过。


        我非常非常相信爱情,只是不相信它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不叫妄自菲薄,这叫自知之明。人们说内涵比外表重要,但是一个奇丑无比的女子,再有学识,估计终身大事也是有问题的。当然这是夸张的例证,但是不能否认我们追求视觉上的享受,就像我每天在英美文化的课的Paper里面“山呼”种族平等,但是面对黑人的搭讪还是选择逃之夭夭。
       食色性也。夫子说得很精辟。


       我们作为渺小的分子生活在这里,只要安安稳稳过完不就好了么?胡思乱想,但是最后还是回到原点。
       Fame is the infirmity of great mind.
 —— I believe in this word.


       That's it.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