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黍离离

并不是三千弱水的每一瓢都能得一郎艳独绝凤凰于飞。我们只是茂盛地生长着自己的美丽。

 
 
 

日志

 
 

毕业之后的天涯之外  

2010-05-27 18:37:36|  分类: 孩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天亿从新加坡回来了,那个离开我3年的孩子,再看到他的时候,神思恍惚,我似乎不再认得他了。他看见我,大步地走过来,拍拍我的头说,孩子,你还好吧?

恩。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因为,真的,时间也顺便消磨掉一个人的想念。那个曾经出去打架,然后骄傲地微笑着伤痕累累回来的男孩,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男子的模样,站在我面前,问候我说,孩子,你还好吧。我想,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我想起送他离开的那个下午,远远地躲着看他和父母拥抱,告别,回头找寻我。那一次没有勇气面对他要远离我那么久的事实,赌气没有微笑着对他说再见,现在可以淡然迎接他回来,算不算一种弥补。

是啊。我一直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陪在我身边的人们最后都长大了,我和他们被隔开在两个世界里。

 

                2

一首歌放了一半,唱片跳针了。

果然是历史太久远的东西了呢!可是,我真的不敢听CD了,我怕我会想起那个和轩,和言言,和涂鸦在一起的那个夏天——到偏僻的小店淘绝版的CD,把音响开到震天动地。

我在校刊上发稿。可是事实上,没有多少人相信那里面写的是我,或者根本没有人相信那是我写的。他们记得的,永远都只是那个偶尔会调皮搞怪,任性捣乱,但,从来都是被阳光笼罩着的孩子。

涂鸦问起的时候,我眨眨眼睛,故作神秘地附到她耳边说,我是抄袭的哦。她笑,那种烂借口,不要用来搪塞我。其他的也许我不知道,但是对于写作,你是会用生命去膜拜它的,又怎么可能亵渎。我看着她的玄色的瞳孔,忽然很悲伤,为什么要去知道那个喜欢黑暗的小祎呢,为什么?

我问我,可是,没有答案。

 

                 3

我终于不再在轩的吉他上胡乱拨弄,弹出没有旋律的曲子;不再跟言言学调酒,然后逼着她试酒;不再躲在涂鸦的身后画她画画的样子——因为,我的高三,它不可一世地叫嚣着向我扑过来——措手不及的,空白。

我从每天晚上猛罐咖啡依旧困意朦胧进化到了整晚整晚失眠。我拼命拼命地说服了自己要以大人的姿态度过我的高三,然后才可以变回原来的孩子的模样与灵魂。

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日复一日。

风平浪静。暗流汹涌。

我开始害怕了,萧白,你呢?曾经和我一起固执地坚守着坚强的阵地的孩子,我们的心里最终也是害怕的啊。你叫我萧若,其实那个字本来应该是“弱”的呢。我把它改掉了,现在却发现,我其实,真的真的只是一个脆弱的孩子罢了。

 

                 4

躲在暗处看书太久,一下子站起来,看到窗外刺目的阳光,一阵晕眩。眼睛一黑就要倒下去——扶着桌子的边缘——站住。纯粹的光明中和纯粹的黑暗一样,是不能让人看到任何东西的。我们之所以看得到事物,是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面阴暗的墙,那个地方,没有光明生长。

零点说过一句话:光明之后的黑暗,就像浓稠的,加了巧克力酱的美式咖啡。那里的泪也是黑色的,心里面流的泪,会在那里聚集成一片沼泽,人越挣扎就陷得越深。

我现在才开始相信这句话。

我心里面的黑暗在蠢蠢欲动,它们在一个角落里踩着我最软弱的地方起舞,想要把我一点一点地吞噬掉。

 

                   5

我现在碰到每一个人,他们都在问我最近学习怎么样,而不是最近过得怎么样;他们问我想考什么大学,而不是又调试了什么鸡尾酒;他们看到我眼睛里的血丝会想我是不是有熬通宵复习了,而不是又整晚看小说或者爬格子了。——我相信他们还是宠着我的,只不过换了一种我还没有办法习惯的方式。

那么,是我的错吧。我从前那个嚣张的,恣意妄为的样子让他们担心了。

可是,他们永远都觉得我只是从前那个孩子,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就好啊!哪怕那样的我只是他们因为自己的阴郁而幻想出的完美的开朗的孩子。可是只要他们觉得幸福就好了不是吗?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雨果说:“我们都是罪犯,被判了死刑,只是有不同的缓刑期。”

我们都只是努力地企图以美丽的欺骗获得自赎。

仅此而已。

 

                   6

已经很久没有和轩联络了,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念完高中就要飞到一个被称为英国的终年温和多雨的国家。我说你一定一定要到苏格兰去听风笛啊,去替我看看那个男孩子都穿格子裙的浪漫的地方。

他很久很久不说话,然后毫无预兆地抱住我,吻我的眼睛,说,祎祎,你一定不要哭知道吗?一定不要。你要永远是那个在阳光底下对着我微笑的孩子啊。我感觉到他的嘴唇在睫毛上蠕动的温暖,轻轻地点头说,好。

后来我就一直不敢看到他,听到他。因为我要遵守我的诺言,我怕我会一不小心哭出来,变成一个容易流泪的软弱的孩子。

我一直都是很坚强的不是吗?

 

                    7

我爱所有人。是的,所有曾经纵容我张牙舞爪地笑,歇斯底里地哭的人们。真的,可是,那无关爱情,而只是孤独的人用于相互取暖的方式。言言说过,天涯真的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是它除了远,一无所有。

我想着这句话。

我们都错了。

天涯里的人说自己寂寞,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天涯之外的寒冷和孤独。寂寞是一种病,而孤独是终身治不愈的残疾。

现在,我坐在一个地方,它的名字,叫做,

天、涯、之、外。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